又是一个世界

来兰州已经快半个月了,这是今年第三次能在单位办公室里工作,其实挺不适应这种感觉的,习惯了野外奔波,风餐露宿的条件,回到城市里多少有些异样。
我是个适应环境很慢的人,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得花大把时间去熟悉,之前说过,离开新疆后,我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,所以选择蜷缩在自己的角落里,我总觉得这个世界不属于我,我无法融入。我开始向往那种一身轻松的边陲小镇,小县城,在那里物质生活也算富足,精神世界也算宽慰。
不知为何,有种被边缘化的感觉,既希望自己能够正面迎上,又希望背对外界,矛盾重重。
昨晚打开CNR,久违的夜新闻,久违的话题讨论,主持人和嘉宾在说着这几天“微信原图带定位信息”的口水话题,引用一大堆专家言论,顿时感觉到和B站上蹭热度的UP没啥两样。IT新闻里铺天盖地的251事件,我心说,树大招风呗,也就是华为,且不论事件真相是怎样的,都透出一股焦虑横行的风气。除了体制编制内,其余的谁不是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地生存着,表面光鲜靓丽,内心一片混沌。我也是这种人之一,为了弥补过失,止损,只能不随自己心意,找到一个自己还能做得来的看似光鲜的工作去用身体和精力,还有这么宝贵的时间去换来微薄的收入。想想都觉得自己可恨,毕业后的几年自己和无头苍蝇一样,东一榔头,西一棒子的瞎折腾,也没见的自己折腾出多少名堂。现在还要为那几年的折腾来擦屁股。
人果然还是需要自我防备,适当自我封闭的,现在的世界有些不友好,坑坑洼洼地随时都会崴脚。
回来的公车上,听到歌单里一年多没有翻下去的陈绮贞,不禁感叹,岁月无声,初音依旧,偶尔会唤醒心底里的一丝初心,但是还没来的及去细细回味,就被节奏带着如垮掉的谷仓一样,四散奔落。
2019年,也不会有什么转机了,不奢求转机,只希望安稳,我也许才了解多年前奔三的人为什么头发白了那么多的原因吧,因为我的头发也白了许多。
我得早点睡了,明天还得奋战一天,硬着头皮给自己说一句,边缘人,晚安。

Last modification:December 3rd, 2019 at 10:38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